[转贴]肖雪慧:“奉旨爱国”与“奉旨冷静”

来源:百度文库 编辑:16楼社区 时间:2019/10/24 05:53:39
[转贴]肖雪慧:“奉旨爱国”与“奉旨冷静”
文章提交者:指牛为羊 加帖在 猫眼看人 【凯迪网络】 http://www.kdnet.net

1俄国边防巡逻艇五百多发炮弹击沉中国商船新星号,七个同胞死于非命。这一至今在我国媒体低调处理的野蛮事件,骇人听闻的内幕正在艰难曝光——俄边防军军官涉嫌受俄商贿赂,与俄商联合敲诈中国香港的商船公司。对任何一个尊重生命、尊重公义的国度来说,这样的事都不可容忍。

然而在特色中国,因事涉俄国,由于人们心照不宣的原因,官方和主流媒体反应低调。这倒也在意料之中。费解的是动辄民族主义情绪大发作、动辄代表中国人表示愤怒的一拨,这次不声不响,反常得很。联想到不久前的情景——有人抢个火炬、外国首脑会见一个人、甚至什么人一言不合“爱国者”意,便会立刻掀起轩然大波,商品抵制、人肉搜索、声言追杀人全家……,这回的反应,不由人不相信网上早就在流传的“奉旨爱国”一说,不由得令人猜测,除了“奉旨爱国”、“奉旨愤怒”,还能“奉旨理智”、“奉旨冷静”。
最荒诞的是,当七个死难同胞被“理智”、“冷静”地淡出之时,当几个获救船员还被扣押在俄国之时,原满清皇家花园两个水龙头在法拍卖突然一下子抢尽风头,成了舆论热点。围绕铜质鼠兔水龙头,律师团高调起诉和所谓民间舆论密切配合——好像爱新觉罗家后人也参与了进来,硬是把两个历史不过一百多年的普通文物吹成国宝,炒出了天价。更怪异的是,一个私人拍卖行佳士得的商业行为株连了整个法国、株连了这个国家的文化和这个国家秉持的价值观,谴责、谩骂不绝于耳,还再次折腾起抵制、封杀……。但击沉新星号的是俄军巡逻艇,不是民间行为;发生地是俄国有无紧追权还尚且存疑的海域;五百多发炮弹(弹药箱全部打光)炮击一艘民用商船,大有不置诸死地不罢休之势。可是,平素极易亢奋、在佳士得拍卖原满清皇家花园水龙头时也很亢奋的民族主义者,面对俄方行径,没了一点脾气。反倒是一些军方人士的反应要正常一点。

两件事的轻重和舆情反差如此强烈,没法不让人浮想联翩。刚才在网上看到一篇署名闾丘露薇的文章,读后,鼠兔水龙头惹起的风波更显荒诞。作者在文末发问:

“对文物的破坏,除了当年的八国联军,还有中国人自己,即使到了现在,为了经济利益,有多少古迹被现代化的建筑替代?被城市的发展所湮灭?有多少的文物,因为利益的驱使,在往外流失?当大家为了这两个兽首群情汹涌的时候,有没有想过,真的是那末在意自己的文化遗产吗?”
原文转贴如下(http://www.shouguang.org/bbs/viewthread.php?tid=595),相信看了以后,会有更多的追问。

闾丘露薇:兽首被拍卖之后(捐给慈善机构)
2000年采访三个兽首在香港被拍卖,保利花了2840万投得。当时虽然也算是被关注的新闻,内地媒体反而关注的不算多。之后的几次拍卖,也没有引来群情汹涌,不过价格在07年来了一个几级跳,被何鸿燊买下,并且赠送给北京的马首,花了近七千万港元。倒是可以理解,07年艺术品市场好像股市一样疯了。一场金融危机之中的拍卖,没有想到价格翻了一番。这要多些媒体的热处理。至于媒体为何如此关注,不知道是为读者着想,还是引导读者如何想。

这十二个当年由法国人设计的兽首到底价值多少?没有人知道,因为艺术品的价格从来没有标准,但关注度越高,身价肯定不同,也越能够吸引收藏者,因为意味着有升值空间。

买家是谁?中国媒体转述外电,说是佳士得高层,但是仔细看看外电的原文,这位高层只不过代为接电话投标并且中标而已,因为都是他投中,因此外界猜测电话那头的买家是同一个人,不过这位高层守口如瓶。口紧,这是做这行的规矩。

中国律师在拍卖前的努力失败了,有些媒体把矛头指向了法国的法官。对于习惯用法律途径来解决问题的人来说,既然接受了这样的游戏规则,如果对于结果不满,可以继续寻求法律途径,如果最后还是同样的结果,断然不会质疑法官,这是法治社会的根本,除非,有证据显示,法官被收买了,司法是不独立的。

说到法律途径,不少专家都引用1995年关于被盗或者非法出口文物的公约,中国是在1996年签署的,根据这份公约,有法律依据来索回流失的文物,但是这些专家却忘记了告诉大家,这份公约,很多西方国家是没有签署的,至少在法国没有,因此这份公约,在法国国境内,是无效的。

也有批评认为,法国政府需要负责,因为没有阻止佳士德的拍卖进行,批评者忘记了,佳士得不是国有企业,作为一家以营利为目标的公司,他所承担的是法律和市场风险。法庭的判决,让这场在法国境内的拍卖合法,但是佳士得必须自己承受市场风险,而现在他已经在承受了,国家文物局的通知,就是佳士得为自己的行为所付出的代价。问题在于,这家公司自己的评估,到底需不需要中国这个市场。

建议大家看看南方周末对兽首案原告律师任晓红的采访,之前,所有媒体,包括我自己在内,一直以来都是和刘洋律师对话,但是真正站在法庭上的,是这位华裔法国律师以及她的法国伙伴。
http://www1.nanfangdaily.com.cn/b5/www.nanfangdaily.com.cn/nfzm/200902260109.asp

正如任晓红说的,虽然这是一场注定败诉的官司,但是却是必须要打得,打官司的目的,不是为了一定要回这两个兽首,而是要让法国人关注到这段历史,更重要的,是能够保护那些,正在从中国境内流出的文物。

就好像我们关注这十二个兽首,关注圆明园,是为了让我们记住那段历史,明白为何一个国家被列强欺凌的原因,不然的话,再多的文物要回来了,也只不过是可有可无的点缀。同样的,每当想起被烧毁的圆明园,也是在提醒文物古迹保护的重要性和必要性,而对文物的破坏,除了当年的八国联军,还有中国人自己,即使到了现在,为了经济利益,有多少古迹被现代化的建筑替代?被城市的发展所湮灭?有多少的文物,因为利益的驱使,在往外流失?当大家为了这两个兽首群情汹涌的时候,有没有想过,真的是那末在意自己的文化遗产吗?

还有一个媒体报得不多的消息,这次拍卖总共进帐四亿七千八百多万美金,扣除佣金,还剩大约四亿一千五百多万,会全部捐献给不同的慈善基金,包括艾滋病基金。